人大CNI美国预科一班学生黎冠仑记香港SAT考试

作者:中国人民大学留学网编辑 发表于:2016-08-30 16:53 点击:

北京:十二月的北京已经败光了所有的树叶,只剩下风卷着尘埃打着转飘向远方。或许是严寒,你看不清藏在围巾和厚重的衣物深处人们的样子和心情,就像京都的火焰,躲在雪和冰的世界里悄悄地燃烧那样。

睁开眼时已经是早上四点了,不透风的闷热还是让我阵阵迷糊,索性用冷水洗了个脸,匆匆的上了去香港的飞机。

香港1:等到来到酒店,被告知了四个小时之后房间才能入住,我们一行人开始沿着香港的交通线,漫无目的地欣赏这个几乎没有平地的城市。


   这里仿佛有一种魔力(来自于众人盲目的向往和信息堵塞所造成的渴望),人们觉得--这里比哪都好,先进、自由。这里繁华、国际化、现代化,似乎连空气都充满了优越感。这种错觉最终还是成为了束缚我们本性的罪犯,我看到了人们流露的迷茫和隐隐的惶恐,甚至是谦卑,还有就是无尽的狂热和那病毒般的欲望。我看见了两种港人,前者热爱生活,尊重每一个人,他们是最虔诚的信徒,坚信自我与他人的美好和善良;后者则是这个浮夸的城市后时代的产物,虚荣、高傲,接受了良好的教育灌输却是失败的人。我看见了港大一张牌子上,写满了鄙视和唾弃大陆人的文字--自古有夷夏之辨,南蛮应自知。
   我静静的站了一会,看着中环四通八达的人行天桥,看着各种肤色的人们和我擦肩而过。这本是一种纯粹的和谐,现在却带出了异样。伪善的面具只为消费而戴,真诚的接纳略显苍老化。只有经济,把我们拴在了一起。


   至此,暂且不提。
   香港2:亚洲博览馆,我又想到了Harry第一次进到霍格沃茨时的那种感觉,每一个人都有小小的自信和洒脱,都是稚嫩和成熟参半。抱着走南闯北的书包,紧紧地攥着泛卷的纸张,四处打量其他异地同梦的人们。我们聆听铅笔发出整齐的摩擦声,在每一次主管喊出港式发音的YOU HAVE 5MINUTES LEFT后着急的加快进度。没有人出声破坏这份节奏---我有一种感觉,我们的视线,我们的声音,连带我们的身体,当我们想用尽极致时,便已经融化了,散入硕大的空间之中,凝固成透明的压抑。
    整整四个半小时,我坐在这座睡着的机械工厂里。均匀或急促的呼吸,内心的轰鸣与呐喊,是舞台上,青春的合奏。


夜晚,坐在窗台看着下面的车交替的追逐,倦意泛滥,便沉沉的睡过去了。

北京:再次回到北京,已经是六点时分。刀风拼命的刮进航站楼露出的破绽里,迎接我们的回归。“终于回到家了(笑)”仿佛卸下了又一项重担。
   家?我不禁又开始怀念住在香港隔壁的家了。这次的奔跑,何时才能停下来?脑后的声音,何时才能歇息?一路无言。